喜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喜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夏日遗失小情歌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0:09:03 阅读: 来源:喜字厂家

—1—

“好,情况我们都了解了,你们可以先回去,有消息我们会马上通知你们的。”警察合上档案夹对坐在对面的辛檬说,表示笔录已经做好。

辛檬从椅子上站起来,把手放进校服口袋,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远远超过回家时间的方向。大概是第一次出入警察局这样陌生又严肃的地方,头顶明明是和教室里一样的白炽灯,却亮着让人难以适应的肃穆的光。

辛檬朝对方点点头:“那就麻烦你们了。”

已过中年的警察脸上总算露出一点微笑:“这是我们该做的,不过……丢失手机这样的物件一般是很难找回来的。”接着把视线移到站在女生旁边的陈策身上,“对了,你们是同学?留一个联系方式吧。”

男生反应快,他看了看辛檬,嘴角扩开一个弧度:“不用,写你家的座机号码吧,这样更方便。”

“那也行。”警察把登记簿递给辛檬。

辛檬抬头,灯光打在男生脸上,原本俊俏的五官变得更加立体,两只眼睛深邃又明亮。等对方也转头看向了自己,女生立刻别开脸把纸笔接过来,写上自己家的电话号码。

果然比起警局,他才更让自己不自在。

—2—

入夏时节,空气燥热,一到下午,教室里更是肆无忌惮地昏睡了一大片。不光学生,就连一向敬业的地理老师站在讲台上也有点有气无力,故意加大音量,但根本不奏效,一时间也拿不出好主意。于是,地理老师只好向大家提议有没有人愿意起来说个笑话或是唱首歌,虽然是俗套的调节气氛的方法,但似乎只要不是催眠曲般的讲解,学生们都愿意买账打起了精神。

“老师,陈策是歌神哦,唱歌超棒的!让他来!”立刻就有男生积极配合。

老师看向被推荐的坐在中排的,立刻鲤鱼打挺直起身的男生:“是吗?那劳烦陈策同学献声一曲呀?”

“来一个来一个……”恶作剧男生开始热场,其他人也跟着起哄。

叫陈策的男生转身朝对方狠狠瞪了一眼,但还是很大方地站了起来,头低下去又抬起来:“那我唱一首胡夏的《那些年》。”

老师带头鼓起掌来,周围一片欢呼。

男生有些沙哑的声音在教室里扩散开,没有配乐非但丝毫不受影响,反而出人意料地好听。A段结束,进入副歌,引来一阵掌声,大概是耳熟能详的歌曲,大家的共鸣也被带动了起来,就连老师的眼睛里也绽放出“我们班居然有这等有才华又长得好的璞玉,待日后好好雕琢轰动歌坛也说不定”的光芒。

一首歌不知不觉唱到了末尾。

“……那些年错过的大雨,那些年错过的爱情,好想拥抱你,拥抱错过的勇气,曾经想征服全世界,到最后回首才发现,这世界滴滴点点……”

忽然前排有女生的声音插进来:“哎,辛檬你怎么哭了?”

随着所有人的目光统统转移到女生身上,男生的歌声停了下来,他也朝辛檬看去。辛檬一边侧脸上的确挂着一行泪痕,被同桌提醒才赶紧手忙脚乱地去擦。教室里的沉闷气氛彻底一扫而空,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:“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……”

当时真的是糗爆了,想到“沙子进了眼睛”此等解释根本不成立,只好把脸深深埋进了胳膊里。事后当然是逃不掉被大家拿来调侃,自然也会把自己和陈策扯在一起。好不容易熬到放学,铃声一响,辛檬就灰溜溜地逃出了学校。

不过……当时的确是因为被男生的歌声打动,但会感动到流出眼泪这么夸张,当时辛檬自己也吓了一跳。

放学后,在搭乘回家的地铁上,为了打发时间,辛檬拿着手机记日记,也不知道写到哪儿了,就歪着脑袋睡了过去。等醒来时,辛檬才发现坐过了站,匆匆下了车,踏出车厢的同时,感觉手里空空的,才意识到手机不见了,再抬起头,就看见正好从另一扇门走出来同样一脸诧异地看向自己的陈策。

“所以你打算怎么办?”了解了事情的始末,男生问她。

“当然是去报案啊……”辛檬脱口而出。

“报案……要不要这么兴师动众啊?”男生提高了声音。

“什么都不做才奇怪吧?”

“好吧,那要不我陪你去?”辛檬没想到男生这么热情,想到毕竟是警察局,即使下午刚和对方有过那么尴尬的交集,女生还是点了点头:“你自己说的。”

—3—

从警局出来,陈策走在前面,辛檬正好踩着他的影子跟在后面,沿着台阶往下,初夏夜晚微热的风贴着小腿吹过,周围黑漆漆的树丛传来叶片翻动的声响。她看着男生,感谢的话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。

“不好意思……”陈策转过身,蹦出这么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来。

“啊?”辛檬看向他。

“碰见我你就遇到倒霉的事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下午也是。”

“别太自以为是了……下午是我最近眼睛太干揉出泪来的……这个也是因为我不小心睡着坐过站才让小偷有机可乘……”女生强烈反驳道。

“说完了?”一脸无所谓的笑容在陈策脸上漾开,“我就是随便一说,你急什么?”往前走两步,停在离女生很近的地方,“真没看出来,辛檬同学是这么有法律意识的人哪。”

“……”辛檬无言以对。

陈策侧过身,抬手指了指前面:“嗯,前面走大概两百米就是地铁站,时间不早了,迷糊小姐麻烦打起点精神,不然可没有我这样的护花使者在身边。”

“这点路我还是认得的,再见!”辛檬转身,大步朝地铁站走去。

从一盏路灯走到另一盏路灯,辛檬一直维持着大摇大摆的姿态走在路上,心里其实早已经五味杂陈。那款手机是自己开了两个月夜车,靠着进了前十的成绩才从老爸那死缠烂打争取到的礼物,珍贵程度显而易见。而发现弄丢的当下,虽然是立刻想到报案,但倘若没有他在,自己或许走到警察局门口就放弃了。就连此刻都还为之懊恼的“被对方的歌声感动到哭事件”,也多亏他让自己郁结许久的心情得到了不少的纾解。

所以……还是要感谢他的吧。

辛檬在地铁站口停下,忽然一转身,看见那抹久久印在脑海的身影还站在几百米远的路灯下,见自己回头对方居然朝自己高高地挥了挥手。再一次出糗的女生顿时红了脸,噔噔噔地跑进了地铁站。

—4—

“又回到最初的起点,记忆中你青涩的脸,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一天……哎,辛檬同学怎么可以这样?!陈策唱就哭,我唱怎么就不管用哪?”隔天班里爱恶作剧的男生晃荡在辛檬身边,“难道是后半段才有效果?……那些年错过的大雨,那些年错过的爱情,好想拥抱你……”

辛檬拿书拍过去:“烦不烦啊,都说了是眼药水眼药水,中文听不懂吗?!”

男生连忙向远处的陈策叫屈:“哎呀,打人啦打人啦,陈策快点管管你家媳妇啊!”

啪——

恶作剧男生的脑袋挨了更重的一下。

但听见声音的陈策已经朝这边看过来,在和辛檬眼神接触的瞬间,平静的脸上随之再次浮现事不关己的可恶微笑:“好啊,只要她承认,我就管。”

看来局势又要混乱,辛檬脑海里立刻提醒自己只能赶紧逃离这里。

辛檬去了趟厕所,在洗手台洗脸的时候,听见身边有人发表明显是针对自己的言论。辛檬稍微转过身,旁边站了几个别班的女生,目光来来回回地扫在自己身上,小声议论着自己和陈策之间发生的那件事,甚至其中带着中伤的言语。

辛檬拧上水龙头想要反驳,察觉附近还有不少人,甚至隔壁的男生都抻长了脖子在看。辛檬正打算低头离开,却注意到站在那群人中间的女生,眉清目秀,很难让人忽略,而让辛檬特意转头去看她,是因为对方从开始就没参与过讨论,而只是看着自己,就连此刻彼此视线对上,对方也没有移开眼睛。

辛檬别开脸,挤出了人群。

再次看见林曼是在一个星期之后,那天辛檬留在教室值日,正准备打扫,门口传来不小的动静。辛檬转头,看见上次在厕所碰见的几个女生站在那里,也包括那个奇怪的漂亮女生。

“林曼……快去啊!”其他人推搡着她。这会儿辛檬才注意到女生手里的粉红色信封和包装精美的礼物。

叫林曼的女生慢慢走进来,她微笑着问辛檬:“请问陈策的座位在哪里?”

辛檬来不及思考,她指了指陈策的位置。女生点点头,然后将信和礼物塞进了桌子里。然后又看了眼辛檬,有些害羞地和同伴一起离开。

窗外是初夏迟迟没暗下去的晴朗的天空,教室被涂满夕阳昏黄色的余晖。辛檬握着扫帚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陈策的桌子,久久没回过神来。

—5—

这个世界上比陈策唱歌好听的人成千上万,比他的声线特别的当然也数之不尽,别说全世界,就算是在同一所学校,未必会有人输给他。那为何平时戴着耳机听线上好评如潮的歌手的歌,坐在电脑前看过去举办得特别成功的演唱会,都未必会感动到掉眼泪的自己,怎么偏偏就在众目睽睽的课堂上,因为陈策的歌声而哭了呢。

答案只有一个,辛檬喜欢他,而且不止一点点。

辛檬永远记得那天,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不是月初不是月末,是一月中旬最不容易记住的某天。但它却比情人节、圣诞节乃至自己的生日都还要清晰地印刻在脑海里,如同一枚夹在记忆篇章里的闪耀着的星屑,持久地散发着温热的光。

为了提高学校的知名度,不知是哪位缺心眼的领导在会议上提出“春节将近,组织学生去乡下为农家提供义务劳动服务,为社会增添一份温暖”活动的。温度持续零下的一月份,整个高二年纪聚集在操场上,一个个裹得像包子,被分批塞进客运大巴里,载着满满车厢的对学校的怨恨驶向偏远的山村。

几小时车程后,大巴到了村口,但开不进去。所有人只好下车步行,漫山遍野一片白茫茫,大家的裤管都被山路边野草上的露水打湿,目的地还没到,一行人都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谁知在快要到达的时候,有一条不宽但也不窄的河流,河面上是用两根捆绑起来的树干搭起的简易桥梁。老师叮嘱大家两人一组互相扶着过河,因为田埂太窄不方便移动,所以只好按照顺序前后两人成组。前面的女生刚好和她前面的女生一组,辛檬转过身,陈策站在身后,他朝女生耸耸肩:“那……抱歉咯。”

因为要手挽着手,所以男女生搭配的话多少会有些尴尬,那时辛檬和陈策几乎没什么接触,两人都有些羞涩。辛檬握着陈策的胳膊,他扶着她的肩膀,因为隔着厚厚的羽绒服,所以很是吃力,加上要注意脚下,两人战战兢兢地好几次都险些站不稳。走到桥的中段,木头上冻结了更多的冰,辛檬脚下一滑,眼看就要摔下去,幸好陈策握住了她的手把她拉了回来,而她也一时情急地勾住了他的脖子。两人对视几秒,纷纷红了脸,也是在那瞬间,辛檬感受到了男生手掌里令人心跳加快的温度,以及男生肩膀用力稳住时的安全感。

当时大家都没有心思去管其他,只有她和他那一刻都全神贯注地看着对方,男生好看的脸浮现在两人呼出的白雾后面,世界只剩男生急促的呼吸和胸腔里剧烈的心跳。

—6—

而陈策喜欢林曼。

已经不记得是哪天无意间从女生们的八卦里听来的,不是没考虑过这种传闻的可信度,但能被人传开多少还是有点凭据的吧,不然怎么不是“陈策喜欢辛檬”呢?那么所谓的“凭据”也在之后轻易打听到了。

“你不知道呀?好像是很早以前的事了,不是咱们市举办过一次很火的校园歌唱比赛吗?那次据说报名的人超级多,会唱的也不少,所以竞争特别激烈。每个选手还有粉丝团呢,本来陈策的表现一直很好,可是决赛前的那一场发挥失误,评审都打分了,结果林曼冲上去请求评审再给他一次机会。可是这完全是胡闹嘛,评审当然不同意,然后她就哭了,是真的掉眼泪,说今天是她生日,她是陈策的女朋友,希望评审再给他机会听他清唱一次,所以就因为这样,陈策又唱了一次,然后PASS了。林曼那么漂亮,男生很难不喜欢吧。”

林曼喜欢陈策,所以送来了情书和礼物,陈策也喜欢她。那对自己呢?算什么?调戏,捉弄,还是因为揪着自己被他歌声感动的辫子寻求男生所谓的优越感?

辛檬回过神,在指尖转动的笔啪啦落在桌面上。同桌递过来一张字条,辛檬疑惑地接过来,对方坏笑着小声提醒道:“那些年哦。”

辛檬赶紧将字条握在手心里打开,上面写着两行字。

“大家只是闹着玩,别往心里去。”

以及下面,“不过,这样也蛮有趣的,不是吗?”

嗬,有趣?这在你看来果然是因为有趣吧?好啊,来啊,看你还能多过分。辛檬狠狠地把字条戳成碎片。

—7—

辛檬想,自己是真的喜欢陈策吗?如果喜欢,为什么看见他的时候总会想起林曼的脸来,想起她送礼物时的害羞与雀跃,和那天在厕所,她眼睛里的冷静和敌视;看见他会生气会避开,避开之后又有些害怕。说起来,还是因为自己做的那件事而心虚吧。

五月份的天澄澈蔚蓝,课间时分大部分人都站在走廊里嬉闹聊天,辛檬和好友靠着围栏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八卦着娱乐新闻,走廊另一侧忽然喧闹起来,自己的名字时不时夹杂在其中,辛檬朝那边看,果然陈策也在。他周围的男生齐声高歌《那些年》,同时视线在她和陈策之间游走,没多大一会儿就连女生也加入进来,外班的人远远地看着热闹,有人还对自己指指点点。

“好烦!”辛檬抱怨一声,继续啃面包装作没听见。

“你们干吗不在一起好了,怎么说也是美事一桩。”好友在一旁落井下石。

辛檬撞了撞她肩膀:“瞎说什么?!”

“辛檬同学。”不远处有男生喊着辛檬的名字,“要不要来对唱一个啊?”

辛檬瞪了对方一眼,别过脸。

男生们却自顾自地继续闹腾,整个楼道都是他们《那些年》大合唱,甚至有人打趣说把这首当班歌算了。

“你们都别唱了……”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陈策终于开口说话,似乎还和辛檬站在了同一阵线,辛檬偷偷转头看去。却碰巧对上男生的视线,他看着她,嘴角上扬:“反正她不会哭的。”

此话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,在别人听来,和“她只为我哭”是同一个意思。走廊里,大合唱立刻演变成更大的喧嚣。

“辛檬、陈策,在一起在一起……”

够了!

辛檬将面包塞到好友手里,大步朝陈策走过去,与他对视着。周遭顿时安静下来,期待接下来发生什么。

“你不喜欢我!快点告诉大家!”辛檬严肃地说。

陈策的笑容僵了一下:“啊?”

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现在就告诉大家!”辛檬加大了音量,似乎真的生气了。

旁边的人都屏住呼吸,似乎稍微发出点声响都会破坏此刻精彩的瞬间。

耀眼温热的日光覆在陈策身上,笑容终于在他脸上消退,他也同样认真地看着女生,没说一句话。

“陈策……你到底喜不喜欢她?!”不知过了多久,林曼忽然从外围冲进来,站在陈策和辛檬中间。

众人倒吸口气,好戏开始了。

本以为作为焦点的陈策还是不会开口,但他却出人意料地,将视线从辛檬移到林曼再回到辛檬脸上,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在嘴角一点点漾开:“喜欢啊。”

不光林曼和其他人,就连辛檬也诧异得险些往后倒去。

“你骗人!你知不知道,我写给你的信和送你的礼物都是她偷偷拿走的!这种人,你也喜欢吗?!”

陈策眼睛也弯起来。“嗯。”他对林曼说,然后又看着辛檬,“还是喜欢。”

辛檬感觉视野一片模糊,日光铺满了整个世界,眼前的少年融了进去。

“嗯,还是喜欢。”

辛檬眼角涌上一股措手不及的温热。

—8—

体育课,男生一千米测试,女生自由活动。辽阔的田径场,学生三五成群聚在一起。

辛檬摆弄着前几天妈妈临时给自己买的诺基亚手机,也补办了之前的电话卡,妈妈说高考之前不买新的,拿这个将就用一下。辛檬坐在绿茵场上,看着手里黑色的手机,摸着僵硬的键盘,按亮屏幕,打下“陈策”,删除,再打下,再删除,反反复复,光线太强,几乎看不清男生完整的名字。

心里没来由的酸楚,不知是因为男生走廊里的表白,还是弄不清对方的表白是真心的还是依旧是他的恶作剧。知道自己偷走了林曼的情书和礼物,还能那么轻松地说出喜欢自己的话,怎么可能是真心的。

其实,辛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勇气,在无人的教室拿走了陈策桌子里的情书,她不想有其他女生对陈策抱有和自己一样的幻想。那个傍晚,抱着装着别人给陈策心意的书包,辛檬紧张得走路都快没了力气。那天只有自己在教室,心意没有传达成功,林曼会第一个怀疑自己也不是没道理,但辛檬害怕陈策知道,怕他知道后觉得她是一个恶心的人,她不想自己这么辛苦地喜欢着他,却被他丢进黑名单中,不见天日。

在地铁里写日记,其实也不光是为了打发时间,还因为陈策,喜欢他的心情没地方可以倾诉,只好写在日记里,似乎这样才能更久更久地将他藏在心里。

“听歌吗?”不知何时,跑完步满头大汗的陈策走到了身边,他顺势坐下来,将一只耳机递给辛檬。

女生有些无措,迟迟没接,他温柔地将耳机塞进了她的耳朵。

周杰伦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唱着情歌,一首接一首。男生双手往后撑着,双腿摊平在草地上,仰着头看着天空,手指轻轻打着节拍,感觉两人这么亲昵的举动进行得理所当然。

辛檬干脆也不想找话题,低着头继续听歌,在很多首周杰伦的歌之后忽然出现自己喜欢的女歌手的声音,是很久以前的专辑,不知是不是眼下场景的关系,一如最初的感动还是席卷而来。辛檬小声地哼了起来,但她不知道旁边的男生完全能听见她的声音,嘴角偷偷弯起了弧度。

直到快要下课,辛檬才将耳机摘下来还给男生,起身之前她轻声对他说了一句话。

“对不起,但是可不可以请你不要再闹了,拜托。”

—9—

课前忘了调静音,即使只是短信,传统机械的铃声在安静的教室里还是特别突兀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来自一个陌生号码,但看短信内容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是谁。班主任严肃提醒“上课请把手机关静音”,惊慌失措的辛檬更是没心思去追究对方是怎么弄到自己手机号的。

课堂恢复正常,辛檬朝陈策的方向看去,男生握着笔记着笔记,目光直视黑板,完全不以为意。辛檬在桌子底下将手机设成静音,就放在了抽屉里,谁知没过多久手机嗡嗡嗡地震动起来,手机果然太老古董了,功能根本不齐全,所谓的静音却搞出更大的动静。老师再一次用眼神警告,辛檬吃错地点点头,偷偷瞄短信内容,依旧是同一个号码,依旧是“不可以”。

辛檬咽下一口气,将手机放进校服口袋,打算下课之后再找他理论,可之后手机震动的频率更高了,每分钟几乎要震十多下,搞得同桌都朝她投来莫名的目光。

短信内容统统还是那三个字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辛檬把手机拿出来,相同的短信一条接一条不间断地进来,手心几乎都要被震麻了。她点开关机菜单,刚要按下去,又停住了手指,抬头看了看男生坦然自若的样子,将屏幕从关机状态退出去。然后双手大力撑在桌子上,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,面朝陈策的方向,完全不顾及此刻是上课时间,也不顾及老师还在讲解着试题,她对男生大声吼道:“陈策,你这样有意思吗?”

在所有人目瞪口呆,老师还处于被惊吓得扶住眼镜的时候,辛檬清楚地看见唯独保持冷静的陈策慢慢把脸转向自己,轻轻笑着无声地张合着嘴巴:“有。”

放学后,辛檬自然是被叫去办公室挨训了,班主任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,无非还是围绕着辛檬最近严重下滑的分数,加上课上发生的那一幕,最后要求让家长来一趟学校才放女生离开。

从办公室出来,天黑沉沉的,天边堆积着大片的乌云,似乎下一秒就要大雨倾盆。辛檬心情沮丧,低着头往楼下走,却在教学楼门口看见陈策还等在那里。见她下来,倚在门框上的男生站直身体,他摘下耳机放进上衣口袋,挥了挥手里的雨伞,笑得特别灿烂:“用校牌作抵押跟门卫大叔借的。”

辛檬扫过男生的脸,什么也没说,径直朝门外走去。刚踏出走廊,大颗的雨点从天空坠落下来。陈策赶紧撑起伞跟上来遮过女生的头顶,辛檬却不领情,加快步子往前走,头发很快就湿透了。

男生再次追到辛檬身边,手里已经没有雨伞,外套也脱了塞进书包,只穿着一件背心和女生一起淋着雨往前走。

“你要淋,我就陪你淋。”耳边是他一如既往戏谑的声音。

“随便你!”辛檬看着他,“感冒了可不赖我。”

“嗯,不赖你。”

雨越下越大,路上的水洼里漂浮着树叶,从头顶浇灌下来的雨水模糊了视线。陈策走在前面,白色的背心被彻底打湿贴在后背,修长单薄的身材在雨里特别显眼。他晃动着手臂,时不时转身看一眼辛檬,然后大声唱着《那些年》,好听的声线混杂着喧嚣的雨声传进女生的耳朵,依旧被实实地打动了。

这次辛檬没有惊慌,她跟在男生后面,终于可以放肆地在有他的场合,流一回眼泪。

—10—

隔天,辛檬准时到学校,却发现陈策的位置是空的,被与他相熟的同学告知,感冒请假了。

课间女生们的八卦时间,辛檬却根本集中不了精神。直到有女生喊她的名字:“辛檬,你不要怕那个什么林曼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林曼啊,就上次走廊来找陈策那个,我听说啊,歌唱比赛陈策晋级的确是因为她的帮忙,但是决赛不是去了外地嘛,也没有电视直播,所以很多人不知道,其实陈策退赛了没有去,没有说具体什么原因,大概是觉得对其他人不公平吧,所以啊,他也没有领林曼的情。”

“是这么一回事啊……”辛檬不由得转身,朝陈策空着的座位看去。

所以啊,林曼喜欢他没错,但是他未必也喜欢林曼。

手机铃声想起,古老的系统声惹来女生一阵嘲笑,辛檬尴尬地躲到一边接起来。

“妈妈,什么事?”

“檬檬啊,刚才警察局给家里来电话说你的手机找到了,让你放学后过去一趟。”

“好,知道了。”

那天在地铁上,日记写到了哪里呢?是写自己在课堂上因为陈策唱歌掉眼泪的糗态,还是因为太喜欢听到对方唱歌居然哭了呢。记不起来,但肯定是和陈策有关的。

辛檬再一次踏进警察局,还是上次做笔录的那个房间,还是上次那个警察,他把辛檬带进去,一边走一边说着不着边际的话:“同学,我们警务人员资源是有限的,所以不要随便拿报案当玩笑,这样会耽误其他真正需要调查案件的进度。”

“您说的,我有点不太明白。”

警察皱起眉:“真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小孩在搞什么,你进去吧。”

辛檬走进去,警察指着一个角落:“嗯,偷你手机的犯人就是他,熟人作案哪。”

辛檬朝那边看去,陈策裹着一件墨绿色军衣坐在椅子上喝着热茶。他腾出一只手跟辛檬打招呼:“嘿,我是来自首的。”

警察一脸愁容:“你说你们这不是胡闹是什么?一大早的,这小子就穿着短袖短裤吸着鼻子跑来说自首,我还忙活了半天才找出一件冬天的棉衣。”

“那这位同学,你要追究责任吗?追究的话,可以索要赔偿,我们还会向学校举报。”警察大叔严肃地说,不像开玩笑。

陈策一口水喷出来,立刻哀求道:“不要啊,辛檬同学,警察大叔……我还这么年轻……”

警察大叔和陈策一齐看向辛檬,女生歉意地对警察大叔说:“这次,就算了吧。”

辛檬看着狼狈的陈策,好气又好笑。思绪回到手机上,等等,那日记岂不是早就被他看到了?

“是你睡着了,手机掉在地上,我刚看见就捡起来,本来是想等你醒了还你,但看到你日记里写了我,就暂时代为保管咯。”出了警局,陈策带着浓厚的鼻音解释道。

“那我还得感谢你吗?”辛檬瞪着他。

“以身相许就可以了。”

“滚!我还没索要赔偿呢!”辛檬像是真的生气了,“你真的太任性了,虽然你是帮我捡起来,但是不还给我就是偷东西知道吗?要是换别人,你就没这么容易从里面出来了。”

男生一脸委屈,接着竖起手指保证:“我知道错了,下次绝对不敢了……”

辛檬没有搭理他,继续往前走,心里却是骗不了自己的温暖……和幸福。

幸福是什么?是小时候的棉花糖,是傍晚时分的动画片,是深夜偷偷打开电视看的电视剧,又或者是考了好成绩被老师当众表扬……但这些像落在指尖的雪花片刻就会消融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。当你身边多出了一个不得不在意的身影,当有他在的时候你总能觉得安心和快乐,他未必是最优秀,也未必能在天塌下来时单手撑住,但他愿意等你一起放学,愿意陪你淋雨,愿意在你看得见的地方任性地存在着。当你失落跌倒,棉花糖不能扶你,动画片电视剧好成绩统统都不行,而他可以,他会牵着你的手慢慢地往前走,那种并不孤单的感觉……大概就是幸福吧。

“扶下我总可以吧,陪你淋雨,我才感冒的……”陈策从后面握住了辛檬的手。

辛檬刚要扯走,对方却握得更紧。路上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。陈策温柔地看着女生,第一次不那么搞怪,用着认真的语气说:“这次我不放。”

这次?难道他也记得那次木桥上的牵手?

“辛檬,我喜欢你,很久了。”

“我偷走林曼给你的情书,你不生气吗?”

“更喜欢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也偷走了你的手机,不是吗?所以,我喜欢这样的你,很喜欢。你不是要赔偿吗?换我以身相许,怎么样?”

辛檬视野里,只有少年一如最初,美好温暖的微笑,飘荡在伸手就能触及的地方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